“苦果”开始出现了,美芯片巨头突然宣布,华为、阿里早有准备
分享至

用微信扫码二维码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作为国产科技的“门面”,华为不仅在5G领域吊打一众美企,在高端芯片研发领域,同样领先高通一步,华为海思发布的麒麟9000芯片,是全球最早推出的5nm高端Soc芯片,这让华为手机业务一度达到了比肩甚至超越苹果水平。

然而,华为等高科技中企的强势崛起,却让老美无比忌惮。按照正常的逻辑,美国若想巩固自身科技霸主的地位,就该在核心技术方面快马加鞭地追赶,可它却反其道而行,对华为等中企实施芯片禁令等制裁手段,妄图通过阻碍我们进步的方式,来实现它自己的领先。

由于国内缺少EUV光刻机等高端芯片制造必须的设备材料,在被台积电终止代工服务后,麒麟芯片就成了绝唱,无芯可用的华为,其高端手机业务一落千丈,大部分份额都被苹果收入囊中,而国内高端手机芯片市场,也几乎成了清一色的高通。

不过,好的一方面是,经历了此次卡脖子之痛后,曾经极度依赖进口的国内芯片市场,也就此彻底认清了掌握核心技术的重要性,开始加大对半导体产业的投资和扶持,不止华为,就连小米OV等等,也纷纷展开了芯片自研。

而且,正如任正非所说,芯片是把双刃剑,有些地区(国家)不卖给我们关键元器件,我们的销售可能会减少,但他们卖得也少了。

果然,随着国内芯片市场自给率的不断提升,美国实施芯片断供,带给出口为主美半导体市场的“苦果”也开始出现了。

在8月19日,美国芯片巨头高通突然宣布决定,将降低对智能手机市场的依赖,计划再次踏足服务器、处理器等市场。

高通这项决定属实让人感到意外,在华为高端Soc芯片还未回到正轨之际,高通在高端手机芯片市场基本就是一家独大,本该进一步扩产满足市场需求,却为何会决定转移业务重心呢?

原因或许有两方面。首先,据IDC在8月份公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第二季度高通对我国大陆市场的芯片出口量为2070万颗,同比去年非但没有提升,反而还减少了470万颗,下滑比例高达20%左右。

或许这与全球手机市场不景气的大环境有关,但根本原因却是国产芯片加快了自给自足的脚步,减轻了美芯的依赖。

要知道,我国拥有着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消费市场,份额占比超过了50%,如果高通在这里都无法实现移动芯片业务的增长,那等待它的结局可想而知。由此可见,高通突然转移业务重心,实属无奈之举。

其次,高通选择再次入局服务器、处理器市场,虽然有“赶鸭子上架”之嫌,但实则是看中了其未来广阔的发展前景。

据公开资料显示,全球服务器处理器市场规模在2021年就已超过了280亿美元,而且还处高速攀升阶段。

值得强调的是,自2020年苹果基于ARM架构发布M1系列芯片,并取得成功后,如今已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布局ARM架构,比如微软等等,这使得ARM架构在短短两年时间里,份额占比就飙升了三倍,来到了7.1%。

相比此前X86架构的行业垄断,如今服务器市场可谓是风云变幻。高通宣布再度入场,就是想在该领域复制骁龙芯片在我国市场的辉煌。

但高通这次恐怕很难如愿以偿了,因为华为、阿里等高科技中企早有准备。在ARM领域,华为于2019年就已推出了鲲鹏920系列芯片,并把该芯片应用到了华为云,打破了英特尔的封锁。

另外,阿里也在2021年基于ARM架构发布了倚天710服务器芯片,凭借着尖端的技术,使得阿里云坐稳了国内最大的云服务商的头把交椅,即便放眼世界,阿里云也同样是名列前茅。

值得强调的是,受ARM收购事件的影响,为了防止断供情况重现,华为、阿里、中科院又纷纷布局了RISC-V架构,比如玄铁910芯片,就是阿里平头哥半导体基于RISC-V架构所打造的。

由此不难看出,中企在服务器市场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。高通这家美芯片巨头之所以能在我国的移动芯片领域取得成功,那是因为我们起步较晚、基础薄弱,不得不通过大规模进口来满足市场需求。

但今日不同往日,尤其是在服务器市场,华为、阿里等国内企业早已提前布局,且取得了不俗的研发成果。因此,即便高通未来研发出了高性能的服务器芯片,最多也只是分一杯羹,基本不会再达到垄断级别的行业地位。

对于以出口为主的美芯而言,原本在中国市场每年都赚得盆满钵满,可美国却一直妄图与我国科技脱钩,这不仅打破了“科技无国界”这个伪命题,更让我们明白,核心技术是买不来、换不来、求不来的。

随着我们加快自给自足的脚步,国产芯片必然将更快速的崛起,至于以出口为主的美芯,在我国市场肆意捞金的好日子也许一去不复返,这些美企甚至会因此而失去行业话语权,但也只能说是自食其果!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Notice: The content above (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)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,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.